雪梨當代藝術館展覽

0


Callum Morton 的作品帶出了作為建築師應有的反思!

Callum Morton – More Talk About Buildings and Mood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Sydney – 29/10/2003 – 26/1/2004

近月在雪梨當代藝術館展出了墨爾本藝術家 Callum Morton 近期的作品。Morton 素以其精細的建築模型著名﹐作品多以大家慣見的著名建築式樣﹐配以現代日常生活的聲與像以作為對現代生活以及現代建築美學的諷刺及反思。是次展覽共展出七件展品﹐其中 Gas 是將現代建築大師 Philip Johnson 的玻璃屋 (The Glasshouse, New Canaan, Connecticut) 改作美孚加油站的模樣﹔建築物的玻璃破爛﹐週圍佈滿塗鴉﹐地上的喉管漏出一潭汽油﹐像已遭廢棄﹔但站中卻有收音機傳來不斷重複的背景音樂。改頭換面之後﹐玻璃屋已背棄了建築師的原意﹐不再是寧靜的渡假屋﹐而是荒廢的危險地帶。

另外﹐作品 International Style Compound 2000 則是將另一位建築大師 Mies van der Rohe 的 Farnsworth House 一座變成四座併湊一起﹐成了一條“村”。雖然每座房子的外觀一樣﹐但在緊閉的窗簾背後﹐情景卻是每間不同。一家正在舉行派對﹐彩燈閃閃﹐人聲鼎沸﹔對面的一家人卻一片漆黑﹐不知是已經睡了還是出了遠門。隔鄰的房子也是沒有開燈﹐只有電視機的熒光屏孤獨的亮著﹔最後的一家則神神秘秘﹐有人拿著手電筒向四方探射。同一樣的房子﹐裡面的人過著截然不同的生活﹔建築設計對於住客來說﹐是否無關重要呢﹖

另一個大型作品是紐約聯合國總部高座的模型﹐裡面隱約傳來孩童玩戰爭遊戲的聲音。Morton借此點出聯合國是二次大戰的產物。來自香港的朋友可能對這模型有點似曾相識的感覺﹐中區大會堂的高座就是模仿聯合國總部高座的設計。

Morton 的作品帶出了作為建築師應有的反思。與其他藝術品不同﹐建築設計涉及別人的生活﹐大筆的投資﹐政治的影響﹐因而設計者的目標很多時候並不能達成。另一方面﹐他也藉 Gas 等作品提出對全球化﹐跨國公司霸權﹐以至著名建築“循環再用”等題目提出疑問。是次展覽至一月二十六日澳洲國慶日止﹐有興趣可以一看﹐免費入場。

當代藝術館展覽網頁﹕
http://www.mca.com.au/Gallery.asp?ExhibitionID=175&type=current
著名建築物網頁﹕
Glasshouse
http://architecture.about.com/library/bljohnson-glasshouse.htm
Farnsworth House
http://architecture.about.com/library/blmies-farnsworth.htm
UN Headquarters
http://www.greatbuildings.com/buildings/United_Nations_Headquarter.html

Callum Morton
Callum Morton
Facebook Comments

About author

zueei

Zueei.com 編輯部

No comment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You may also like

旅程第五天part 2:塔公草原

行程中原本沒有塔公草原,遊完新都橋便返回康定,但古惑司機想多賺點車費,向我們推薦了塔公草原,於是便臨時加插這個新景點。塔公草原位於新都橋八十公里處,從新都橋鎮再行一小時車程便抵達。兩位古惑師機在未抵達新都橋前,便與牙仔及阿維講數,只要多加四百元便載我們到塔公草原。又要臨時加錢,自然不想輕易就範,但一場來到,多參觀一個地方也是好的,於是與他們講價,最後兩架車共加二百五十元成交。但事後才知被搵笨,因為從新都橋鎮至塔公草原的路段,也屬於新都橋範圍,亦是整個新都橋最漂亮的地方,我們無論如何都要駛過那過地方,絕對可以慳回二百五十元,還要被他們趕鴨仔般趕上車,極之無趣。 但話說回來,塔公草原也是值得一到的地方,到達後首先映入眼簾是一個清晰無比的雪山,阿維說雪山頂是經常沒有雲中的,我們有幸看見整個雪山,實在無比幸運的事。我不能不同意他的講法,因為我一開始便不斷拍照,沒有站在山前拍「遊客照」,心想雪山又不會走的,一會兒回程再補影也不遲,然後跟大隊參觀其他地方。三十分鐘再回來後,雪山頂已被雲遮蓋\了,我狂搥心口也於事無補,唯有安慰自己說,回家把自己的頭key在照片上。 塔公草原其實是一個廣?隊S平緩的小山丘,有數十匹馬在這兒放牧,說穿了又是在賺遊客錢。平原上屹立了一座藏寺—塔公寺,旅遊書上說,它有「小大昭寺」之稱,真正的大昭寺我去年在西藏也參觀過,也不用再看這小大昭寺了。其他人也一樣不進內參觀,只在圍繞寺旁的轉經筒轉經一圈,我跟在最後,只需輕輕一觸便可轉動經筒,難委前面人士要大力轉動又重又大的經筒,轉完隨時會手抽筋。這裏唯一礙眼的,是豎立了不少鐵絲網,破壞草原的原始氣息。 不能不提,在塔公草原可以看見附近山丘插了很多旗幟,形成一個個三角形旗海,在附近一帶也有很多,反而西藏境裏十分少見。原來這是藏民中的黃族一種祭祀儀式,由於聽不明司機解釋,也不知道當中有何含義。 Facebook Comments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