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天地銘哀思

0


Mike Harty先生酷愛東方藝術逾五十年,其與苗子、郁風在澳結下情誼。現其刻一方印章悼念郁風。

郁風的逝世,牽動了國際上許多文化人士的哀思。活躍在悉尼中西藝術領域的澳洲人Mike Harty (何大笨)先生,曾與苗子郁風結有東西情誼。郁風的風度學養給大笨留下難忘的記憶。為了悼念郁風,大笨特意刻了一方印章 “苔蘚盤勇且仁”。(見圖。其尺寸為35mm x 20mm)
這方印章源於郁風的一段不平凡的人生經歷。文革時期,苗子和郁風被關押牢房。一天,放風之時,正在做運動的郁風發現地面上的青苔,於是,她把它挖起并秘密地帶回倉房,安置在自己的肥皂盒中。對於酷愛大自然的郁風說來,這一少撮青苔,在那暗無天日的鐵窗歲月,卻是一种生命的希望和像征。

郁風資料
http://www.people.com.cn/BIG5/14738/28490/30706/index.html

Mike Harty資料
http://homepage.mac.com/mikesharty
http://web.mac.com/mikesharty

Seal for Yu Feng
Seal for Yu Feng
Facebook Comments

About author

zueei

Zueei.com 編輯部

No comment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You may also like

Detroit – 哀傷底特律

我緩慢的踏前去,用手輕撫那刻在樹上的兩顆心,已經有點因時間的洗禮而逐漸變得淺薄,正如這段發黃了感情,也因光陰的沖刷而漸次失去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