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俗山翁

0


大俗子,又號大俗散人,又或陳人、殘人,原籍粵東梅州。

早歲畢業新亞書院藝術系,受業於丁衍庸、劉國松、萬一鵬、李東強等前輩,兼擅中西畫藝。後任職美術教員多年。九六年移居南洲,設帳葉坪畫舍,復任教麥覺理大學,傳授書畫,生徒遍及中外髫齡以至樂齡人士。間或以書畫治印自娛,偶及古詩文詞說部,惟別有懷抱,素不輕易示人,其詩囊中有句云:
病骨憔悴已支離,夙學平生待殮期。
孤高傲岸如此。又如咏Prometheus云:
刑天舞戟志超凡,犬咬鷹撕亦等閒;
暴虐苛橫全不畏,永存薪火照人間!
蓋\每以于忠肅、史閣部、張蒼水等先烈自勉也。
又題倪雲林山水:草草枯\筆逸氣真,江山寥寂闐無人;洗桐莫汲曹溪水,明鏡非臺豈染塵?

下筆每以清奇絕俗為念,故以名号自警焉。
今年屆知命,檢匧存零散翰墨,刼儘灰餘,寄籬存於Zueei一隅,聊作一小結耳。殘年餘生,再思奮力揚鞭,但求寸進而已。
丙戍秋暮五月誌於雪埠寒齋,庭前香楓盡赤矣。

~~~~~~~~~~~~~~~~~~~~~~~~~~~~

藝餘絮語:
基本上藝術家不宜用語文去表達自己的作品( 文學家可會例外? ),如果可用言語表達作品內容的話,又何必提起畫筆?每種媒材均有其局限亦有其特性,不可越狙代庖,我們才需要開發文藝這許\多不同的領域:詩歌、音樂、書畫、電影、舞蹈、戲曲、彫塑…………藝術園地必須繁花盛放,千姿百態,永不枯\竭。
要客觀而有系統地自我剖析是很困難的工作,當局者迷也。應該留給觀者或美術評論工作者去執行,我在此只能提供限量供應的一些零星感受而已,故曰:絮語

創作是語言方式的其中一種,有名之曰視覺語言亦無不可,它有另外一種系統的詞彙及文法,如果能掌握並運用自如的話,表達思想感情便如同呼吸一樣輕易,正如只要有手有眼,任何人均可提筆作畫。

創作過程才是藝術的目的,而不是作品,否則藝術家便失去自主自由。

我期望自己的作品淺易簡明,令人無比愉悅,感到生命理當如此活潑自在,豐盛多姿,最好令觀者覺得自己也能如此創作出一幅同類的作品,願人人都肯作畫,都需要作畫,都能作畫。

創作不應只是呻吟、咒詛、宣洩,也應帶來激勵撫慰,人生縱有折磨災難,也能從容面對,畫筆就是刀劍,奮力向命運宣戰,永不放棄!

每開始一件新作,就是開墾一片新天地,必須盡力擺\脫過去,不斷撕毁過去,從廢圩中重建新宇宙,新的秩序。

創作的過程是不絕的嘗試、革新、一連串的否定和肯定,直至找到平衡點才終止,是汗水心血的努力結晶,作品一旦完成,冷却僵死之後,靜候徹底毁滅,再迎接另一次的更生,如此往復循環,永不止熄。

每次完成一件作品,藝術家即死過一次,靜待復活時機。

我缺乏統一面貌,從不刻意營造風格,不斷求变是我的天性,受不了老是複製自己,新的冒險才最能滿足我自己。

「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 陶淵明
陶靖節這两句詩於我有雙重意義,其一是刑天的鬥争精神,頭臚丟失了不要緊,繼續揮舞武器,超越生死,堅持奮戰,永恒不息,於我是一種激勵。其二是陶潜的作品正是面向群眾、走向群眾的,永不故作虛玄。高深莫測,孤芳自賞正是現代美術脫離群眾、走進死胡同的主因,我一向以此為戒。

藝術活動,实有賴觀者大家共同去進行,畫者只走了一半,他提問,大家一起去追尋答案,然後再提出更深更廣的同題,以供大家再去思考,這種鍥而不捨、永不捨棄的探索精神,正是全人類生存下去的原動力,也是刑天不妥協、不屈服及不滿於現狀的精神。

~~~~~~~~~~~~~~~~~~~~~~~~~~~~~
Chinese Painting:
http://zueei.com/franz_painting1

Painting:
http://zueei.com/franz_painting

Chinese calligraphy
http://zueei.com/franzs_chinese_calligraphy

Facebook Comments

About author

zueei

Zueei.com 編輯部

No comment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You may also like

香港時裝精選

香港時裝精選「香港設計精英獻萃」: Hong Kong Fashion Extravaganza A Date with Hong Kong Design Elites 14/1/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