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色的天空

0


這是個很典型的愛情小品......透過種種巧合﹐你會發現到少年戀愛的苦澀和甜蜜......

藍色的天空

一個晴朗的星期天,月平拿著一大疊書本,匆匆忙忙地從宿舍走向學生自修室。
雖然還是早上九點多,自修室就已經坐滿了人.這兒的擺設與一般自修室截然不同,自修室裡放著兩張特大的長桌,而學生就好像開會議似的圍著長桌溫習.月平找到一個空的座位坐下,攤開她手上的課本,開始專心地溫習.
自修室裡鴉雀無聲,只聽到時鐘滴滴答答的聲音.不知過了多久,月平發現自己的塗改液用完了,但好她又不好意思說話騷擾別人,於是她把寫上”可以借給我一枝塗改液嗎?”的紙條悄悄遞給身旁的一個男生.那男生看了她一眼,然後把塗改液遞給她.在她用那男生我塗改液時,她發現那男生伏了下來,微微抬頭凝視著她.月平從未看過這樣奇怪的眼神,心裡只覺得有點兒害怕,於是她趕快把塗改液還給那男生,便急忙地走了.

月平穿過林蔭道,爬上宿舍的樓梯,回到自己的房間.室友kiki不在,她放下書本,”撲”的一聲躺在床上,心裡回想起剛才的情形,她想不到自己為何這樣害怕,是因為他的眼神?她又想起那男生俊俏的面孔…閃亮著的雙眼,高高的鼻子,和他那充滿書卷味的灰色眼鏡….雖然她那時十分不知所措,但他的樣子卻令月平不能忘記.她迫自己不要再胡思亂想,於是她開了她的電腦,開了她的icq程式,希望找個人說說話.
這時沒有人上線,但月平真是很希望有人能和她聊聊天,於是她在搜尋那兒胡亂打一些數字,心裡暗暗期待擁有這個icq號碼的人能和她說句話.結果出來了,是個叫藍天的男孩.”hi,我可以跟你做個朋友嗎?””當然可以.”那個男孩爽快地回應,”你住在那兒呢?你多少歲了?”這些說話是她對不認識的網友的第一句說話.”我不喜歡別人問我的資料,”那男孩這樣回答,”你叫鋼琴是吧?你懂彈鋼琴嗎?”……就這樣,月平和這個叫藍天的男孩在線上聊了很久,他們談得十分投契,這使月平過了一個很快樂的下午.
傍晚,月平窩在飯堂外的一角,繼續完成她那地理研習報告.
突然一把聲音在她身邊大叫,把月平給嚇壞了.“喂!怎麼整個下午都不見你呀?我去過自修室找你,怎料你又不在。””哎呀,亞Chris,我在房間裡呀,你怎麼不來找我?你明知道那兒的密碼.””小姐,你別以為我變了女人呀,那裡這麼多女的出入,就算我知道密碼都不敢進去呀!””哈囉!”月平的室友kiki走過來,終止了她和chris的爭吵,”又在努力呀?月平,好心你放下書本一會,跟我去交些朋友啦!今天叫你和我去玩又不去,你這樣遲早好生出病的!””是了,”月平不耐煩地說,”你這話不知說過多少次了,我們去飯堂吧!”

第二天,當月平踏進課室,她感到壓力又回到她的身邊了。她走到座位前,剛放下書包,就見到一班人朝她跑過來,她即時已感覺到她的死期到了。
“恭喜你!”班會主席笑盈盈地說,”今個星期的幸運兒是你!”好她一面說著一面和月平握手。”我已和3C班的主席聯絡好,程月平—-3C班的第十個幸運兒,和今天4C班抽出來的,將會在今日放學後在平台相會!”副主席向全班大聲宣佈,引起同學一些熱烈的掌聲。學期初,班會聽從了那些”三姑六婆”的建議,聯合4C班舉辦了一個”相睇”的遊戲。每一個星期,兩班都會各自抽出一個代表,強迫他們”相睇”。這時,正在苦笑的月朗小聲地說:”可以不參加嗎?””當然不行!”那些”三姑六婆”異口同聲地說,有些還怒視著她。這時,上課鐘聲終於響起,人群很快散去,剩下月平無奈地在嘆氣。
“聽說那男孩樣子很不錯呢!””是嗎?我好羨慕你呀!月朗!””我真希望像你這樣幸運!”午飯時間,月平和幾個朋友坐在一起,一言不發,默默地聽著她朋友對她”相睇”的意見。月平暗自感到悲傷,心想自己怎會交一些完全不了解她,只顧著自己的朋友。她聽著聽著,腦海裡浮現了一個人的面孔…是那昨天她在自修室遇到的男生。她很奇怪自己又怎麼想起這個只有一面之緣的人,她搖了搖頭,便向朋友道別,一個人走出了飯堂。
放學鐘聲響起,平時不太被同學注意的月平,桌前竟被十多人包圍著,連她自己都有點感到有點兒吃驚。她被那些人半推半走的把她帶到學校一樓的平台前。那兒有幾張連太陽傘的桌子,在那兒可以望到整個校園的景色,別有一番情調。雖然平時很少人來這裡,但對月平來說卻一點都不陌生,因為這個平台是她常來思考,或不開心時來獨自散心的地方。她看到平台上又有一群人在喧鬧,但一見到她就靜靜散去了。她還聽到有些人對那個對著她的男孩說”祝你好運”的字眼。
月平一點都不興奮,但她一點不覺憤怒或憂慮,她的內心平靜得很。不知誰人在她身後用力推了一下,她亦慢慢向前走去。”你好。”出現在月平眼前的是一個五官端正,臉上掛著親切微笑的男孩,”我叫梁偉傑,你可以叫我Sirius。”對於這種禮貌的招呼,月平亦回了一個微笑,然後向他介紹自己。他們倆一坐下,月平正想開口解釋她不想各他”相睇”的因由,怎料Sirius已經比好快了一步:”我是被我的同學強迫來”相睇”的,我還渡有交女朋友的準備,但我一看到你,就很想和你做個朋友,可以嗎?”月平一聽到這些話,心裡彷彿放下心頭大石,人都變得開朗起來。她對Sirius笑著說:”當然可以!你的想法真的和我沒有分別。”Sirius笑了,就這樣他們談了很多東西,月平很高興又找到了一個這樣投契的朋友,她相信Sirius都一樣。
“這樣很好呀!”kiki 躺在床上,聽過月平今天下午的經歷後,語重心長地說,”識多些朋友對你有好處呀!你又說不喜歡你班上的同學。不過,他條件都不錯呀,有沒有打算考慮他呢?”月平想起那男生,便說:”昨天我遇見一個男孩,他…”她掉個頭看看kiki,她已經呼呼入睡了。這時還沒想睡的她,很想把昨天遇見男孩和”相睇”的事與人分享,與平常一樣,她選擇了icq這途徑。夜深人靜,上線的人已少之有少,但令她感到高興的事,是她再次見到”藍天”。她暗暗決定把這兩天的事告訴藍天—-儘管她昨天才認識他。畢竟,把心事吐出來是很舒服的,雖然已經零晨兩時多,但她還是感到很快樂,并且很滿意的關上電腦。

“月平!月平!”kiki在她身邊叫著,月平朦朧地掙開眼睛,”你.沒事吧!””我沒事…”月平說,但她說起來十分虛弱。”你病倒了﹐我替你請假吧!”說完便匆匆走出房間,剩下月平一人。她又不知覺地睡著,當她醒來的時候,她驚訝地發覺已經下午五時了。月平感到有點兒餓,正想找梳打餅來嚼時,她見到她的書桌上竟然放著一碗粥。她連忙摸摸主發泡膠碗身,竟然還是暖的!於是她甚麼都不顧了,拿起湯匙就吃,心裡暗暗感激kiki的關心。
傍晚,月平走到飯堂,見到kiki和Chris在門外談話。月平走過去,立刻對kiki說:”多謝你呀!””多謝我甚麼?”kiki大惑不解。”你買給我的粥呀,我那時正在餓,多謝你的好意。””我真的不知你在說甚麼!”kiki明顯有些氣惱,”甚麼粥?我今天整天都和同學做專題研習,那有時間買粥?””那Chris,是否你買給我的?””你真的是病傻了!”Chris說道,”剛才kiki才對我說你病倒了呢!可能是你那時肚餓,於是潛意識給你一碗粥,是吧?””你們談夠了沒有?進來吧!”Chris立即跟著kiki進去了,但月平還呆了一樣站在原地,腦海不停地思考。”是他了!一定是Sirius!”她腦中忽然出現了這個結論,而且這個結論使月平覺得自己猜得沒錯。她輕聲地說:”多謝你!Sirius。我的好朋友。”說完便轉身走進飯堂,尋找kiki和chris的身影。她並沒有留意到,剛才一個男生正在一個角落凝視著她。
這幾天月平和Sirius都有相約一起吃午飯。這當然避不過那些”三姑六婆”的閒話,現在差不多全班同學都在談論她和Sirius的事,又說他們的計劃終於成功\,還說要開一個慶祝會。這些對於凡事順其自然的月平一點都沒有影響,她還公然答應Sirius下週末的約會。現在差不多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們正在交往,但月平和Sirius都清楚知道,他們只是朋友。
Kiki 對於月平和Sirius的友誼十分贊成,而且不停強調著交多些朋友對她有好處的道理。但唯獨Chris極力反對。”月平呀!”有一晚Chris氣憤地說,”只是”相睇”認識,還沒摸清對方的底細,你怎麼可能那麼快就答應跟他上街?””Chris,你放心吧,我看人沒錯的!”月平和Chris吵了兩句,最後還是月平主動和解,說會小心Sirius,才令Chiris放心離去。”真不知道他為何這樣緊張。”kiki不服氣地說。
第二天小息,月平隨朋友到小吃部買小食。月平並沒有在小息時買小食的習慣,在朋友買小食的時候,她靜靜地
站在一旁等待。突然,月平看見一個熟悉又有些陌生的面孔…閃亮的雙眼…高高的鼻子….和那斯文的灰色眼鏡,她已經肯定他是誰了—是那天在自修室中,令她不能忘懷的男生。她凝視著他,看著他的面孔。在她眼中,他是充滿神秘,她不知怎麼的因為那天他一個特別的眼神,使現在的她希望去認識他、像探險家一樣探索他的世界。好對他充滿著好奇。朋友的呼喚使月平從夢中醒過來,那神秘的男孩已不在了。
這些關於這男孩的心事,月平只告訴給藍天知道。藍天不認識她的世界,她亦不認識他,所以月平向他透露心事,她是一點都不擔心的。相反藍天有時候會幫助月平解開心結,月平覺得他們在線上已建立了一份深厚的感情,成為知心朋友。她愈來愈喜歡藍天了。
很快到了週末,月平未到十時已蹦跳出校門前,和Sirius會合。通常好週六日只在自修室渡過,她已經很久沒出外了。Sirius帶她去租了單車,兩人一起沿著郊外踏單車。月平很小就學會踏單車,但因為沒踏太久了,初昤技術還十分生疏。但後來她漸漸趕上Sirius的速度,與他肩並肩而行了。在風和日麗的天氣襯托下,郊外的景色顯得更美。月平不禁醉在湖光山色中。中午時分,月平在包拿出自製的三文治,和Sirius分享。他們吃過午餐\後再次起程,走了不久,他們倆都聽到身後不遠處有翻車的聲音,連忙折回看看有甚麼能幫忙。他們看見一個男孩在低頭察看他膝蓋\的傷,月平走上前,竟發覺眼前人原來是Chris。
“Chris!怎會是你!”月平有點驚愕。”你都來踏單車嗎?””呃…是的…”Chris有點尷尬。”咦?月平,是你的朋友嗎?”Sirius說,他知道Chris是月平的朋友後,好像特別高興,”我先替你包紮傷口,然後一起踏單車吧!”
傍晚,月平拖著疲憊的身軀,慢慢走回宿舍。”Hi! 回來啦!”kiki愉快地說,”玩得開心嗎?””Of course!”月平對她眨了眨眼,”我很久沒接觸過大自然了,還有,難以置信的是,我們在中途遇上Chris呢!他都來踏單車…””月平!你跟我來!
“kiki突然站起來,好像非常憤怒,”我要立即去找Chris!”她拉著月平的手,氣沖沖走出房間。
“kiki,發生甚麼事了?”月平問。”哎呀!你怎麼這樣愚蠢!”kiki不耐煩地嚷著,”好端端的和人踏單車,一個朋友怎會突然在你們身後出現?””甚麼意思呀?””哎呀!這你還不知道!他是在跟蹤你呀!””跟蹤我?他為何這樣做?”正當月平大惑不解,kiki已帶著她到了飯堂門前,Chris正站在那兒和幾個朋友聊天。”郭志賢!”kiki大叫,”你跟我過來!”他們三人到了一塊僻靜的地方,kiki立即單刀直入:”你為什麼要跟蹤月平?””我…我沒有啊。”Chris有點兒害怕她的眼神。”還在說謊?我問你,為何常常阻止他們來往?你到底有何居心?”kiki連珠炮彈地大嚷,連月平都不知道她為何這樣緊張。”夠了!”Chris終於發怒了,對於kiki的語氣,發怒是理所當然的事﹐”你說得對!我是在跟蹤月平!這又如何?””哈!終於說出來了!你這個專門破壞別人幸福的壞人!”kiki的聲線明顯比之前更加大聲,”Chris!你為甚麼要跟蹤我?我這麼信任你!”月平有點想哭地說。”呃…”Chris語塞了,過了一會,他才說,”這你別管!我的出發點是保障你別受壞人相害!””哈,真好笑,保障?”kiki說,”Sirius是一等一的好人!我看你這一等一的壞人肯定對他存有偏見!””哼!”Chris老羞成怒,轉頭就走。”別理他!”kiki說,”我們走吧!”
沒有kiki和Chris一起出現的日子,使月平覺得生活好像少了甚麼。連和Sirius一起時,她都不想說話,她覺得很不快樂。她和Chris已經沒有聯絡,有時在kiki面無意提到Chris時,她都會說:”你說甚麼?我根本不認識這個人。”她的兩個好朋友冷戰了,不快樂的她很想很想找人傾訴,她想起了藍天。她到現在才知道藍天已經成為了她不可缺少的位置,她不能失去藍天。但是藍天已經很久沒上線了,在等待他上線的日子,她是十分痛苦的。
零晨零時多,大家都睡著了。但月平的電腦熒幕還在發光。她感到多日以來第一次的興奮。”藍天!”她在電腦打著,”我有很多事要和你說…”藍天沒有回應,但月平知道他在那兒,便一口氣把自己的心事全打出來。”鋼琴,我覺得你很辛苦。你不應該要承受這樣的壓力。”月平感到電腦熒幕上的話滲透出暖暖的關懷。”你試試約他們倆出來,先看看他們見到對方時的反應。””多謝你。藍天。”月平繼續打著,”今日我才知道,我不能沒有你這個常聽我說心事的朋友。”她打出後,發現自己的這樣的言語很肉麻,不知道藍天如何反應。但很快月平就露出開心的笑容。”我都和你一樣。”他在電腦的另一邊亦在微笑著。
日子平凡地過去,大家都好像把事情淡忘了。月平的不快樂情緒亦逐漸消除。放學後,她獨自回到房間,竟聽見一陣啜泣聲。她揭開kiki的被子﹐發覺kiki在裡面哭得好傷心。”kiki!”月平說,”發生甚麼事了?””我…我覺得好辛苦…月平…”kiki哭著說,”今天我見到Chris,他不但怒視著我,還對我罵了幾句髒話…我真的忍受不了…因為…因為我喜歡了Chris…月平…”月平讓她撲進懷裡,看到kiki傷心的樣子,她的心亦開始絞痛。”我們明天和他說清楚,好嗎?我們不要再這麼倔強了,我們明天去和他和好,好嗎?”kiki拭目眼淚\,認真地點點頭。
月平早上和Chris約定,放學後在平台上見面。看來Chris還不知道月平會和kiki一起赴約。放學後,月平帶著緊張的kiki,來到平台前。月平比kiki先一步走到Chris面前,和Chris說了些話,接著才叫kiki過去。Chris望著kiki歉疚的神情,態度亦明顯軟化下來了。”對不起,kiki。這件事我亦有不對。””我承認我都有錯。”kiki平靜地說,”但這個問題我想問你很久了。你為什麼明知Sirius是好人,還要跟蹤月平?””呃…”Chris支支捂捂。”別說謊,Chris。”kiki道,”快講出真相,否則我不會原諒你的。”Chris深深吸了口氣,然後認真地說::”因為我喜歡了月平。”
三人都僵住了,月平心裡有說不出的感覺,她覺得好困惑。忽然,kiki哭了起來,一邊哭一邊跑出平台。”kiki!”月平連忙追出去。”kiki!”月平在通往宿舍的林蔭道攔住了她。”你先聽我說!””你不用說了!”kiki大叫,”我不會再信你了!上次還叫我去和Chris和好,之後嘗試和他一起…怎料他喜歡的竟然是你!我們已經不是朋友了!”說完便哭著走回宿舍。
月平獨自吃過晚飯,便走到平台上去。現在正值初冬了,北風緩緩地吹,使月平有說不屾的寒意。她步行回宿舍,一進房間,她發覺kiki的被子和私人物品都全不見了,相信她這晚上不會在這兒睡了。月平非常傷心,索性伏在書桌前哭起來。良久,她聽見開著的電腦上發”啊噢”的聲音,原來是藍天和她說話。儘管她沒有上線,但她仍然收到藍天的訊息:”鋼琴,我知道你很不開心。”月平看到這句話,傷心的心情又升起了,又伏在書桌上大哭。電腦熒幕又出現了一些說話:”記著,凡事要樂觀面對,這不是你的錯。很快會雨過天晴的。”月平看到,好奇心按住隃傷心的情緒,好連忙上線,對藍天說:”你怎會知道我不開心?””這是我的直覺,”藍天答道,”我是雙魚座的人,這些人的第六感最強,尢其是對他重要的人。”月平感動極了,她突然對他說:”藍天,我想見你。””這些事遲些再說。””我不管,我真的很想見你,做一對…”她還未打出去,藍天已離線了。月平又伏在桌上哭起來。不過今次不是為了kiki,而是為了藍天。為什麼藍天要逃避她?是因為甚麼?月平抬起頭,面對自己的感情,她發現,她愛上了藍天,愛上一個她完全不認識的人。
翌日,月平離開宿舍,到飯堂吃早餐\,竟見到kiki在林蔭道上等她。”月平。”kiki說,”我知我昨天很不對,我不應該這樣對你。””算吧,事情已過去了。””月平,”kiki拉著她的手,誠懇地說:”我昨晚想了很久,你並沒有錯,因為你根本不知情。整件事只是我在無理取鬧,對不起。””聽見你這麼說,我真的好開心。”月平笑著,並想起藍天的話:”很快便會雨過天晴的。”
月平、kiki和Chris三人又走在一起,Chris再沒有提起他喜歡月平的事,而是像平時一樣關心她,愛護她,月平很感激chris,但心裡又有說不出的內疚。她和Sirius還有相約在一起,但月平不知怎麼的不想把心事告訴他。她自己亦覺得奇怪:為何她不選擇把心事告訴熟人而告訴一個毫不認識的人?她想見藍天的情緒愈來愈強,亦很想向他道出自己的心意,但每次她想言說的時候,藍天都會逃避她的說話,月平只好把話埋在心裡…
“糟了!原來已經十時多啦!”又是一個好天氣的星期天,不過月平並沒有和Sirius出外,因為在聖誕假前的大考就快到,月平希望把握星期天的時間溫習,怎料卻遲了起床。她匆忙地把大堆書硬塞進書包,準備出門。當她出門的時候,她發現整層樓的人差不多全走了,這令她更感到焦急。她掉過頭去,突然被一個景象嚇呆了:在走廊的盡頭,一個少女坐在欄杆上,雙腳向出,似乎準備跳樓輕生。”慢著!”月平走過去,”你在做甚麼?””你別過來!”那女孩哭著大叫,”你再過來我就跳下去!”說完便發出更大的哭聲。”發生甚麼事了?”月平平靜地問。”你別管!””相信我,我不是來害你的。”經過月平的一番勸說,她終於道出她的心事:”他說不要我了!說喜歡了別的女孩,我問他是誰他又不答我!我真的很愛他,怎料他竟然移情別戀!””這樣的男孩真該打!”月平突然氣憤地說。”你亦覺得是?””不過,如果我是你,我就不會像你這樣。”月平說,”為了一個這樣的男孩而輕生,實在太不值得了。我一定會找一個比他更好的男孩。””但我真的很愛他!”:有時,得到一個人並不等於幸福。好像我一樣﹐我亦愛上了一個人,但我把自己的感情埋在心裡,只要知道他幸福,我就心滿意足了。””那你為什麼不把自己的心意告訴他?””因為…我覺得他在逃避我。他不把機會給我說出真正的感受…你先下來,我再說給你聽吧。來。”月平把手遞出,把女孩的手接過,然後扶她回來。“是了,”月平問,”你叫甚麼名字?””我叫葉文菁,你呢?””我叫月平。你先到我的房間,我才把我和那男孩的事告訴你吧。”
月平第一次把好與藍天的事告訴別人,她覺得十分舒暢。當她一口氣道出心事後,那女孩從口袋裡拿出那男孩的照片,說:”我以後都不會再愛他了。像你說的,我不應該為這些人而傷心。”說完便把照片扔進字紙簍。”我要走了。”她說,”月平,我可以常找你聊天嗎?””當然可以!”月平微笑說,接著便送文菁出去。她回來後,一陣好奇心湧到她的心上,於是她拾起字紙簍那還完整的照片,拿來一看,忽然她呆住了。原來這照片裡的人就是她當初在自修室遇到的、那個讓她不能忘記的男孩。
月平氣沖沖在林蔭道走著,她覺得自己十分愚蠢。她氣自己,為何為了這麼一個人竟然念念不忘`,她氣自己,為何要對這麼一個人產生好奇,還想去了解他,認識他。她大步向校園走去,決定以後都不去想這個人。
考試到了。月平覺得自己慘變書呆子。她和kiki每晚都努力到半夜三更,黑眼圈都走出來了。有一晚,她們正在交換”情報”(不同老師給學生的考試提示)時,月平的電腦竟又發出”啊噢”的一聲。”你不是離線了嗎?”kiki十分不滿,”是誰騷擾我們溫習啊?””原來藍天又傳離線訊息給她了:”祝你考試成功\!努力!”短短的一句,已經使月平的心充滿溫暖。她真的覺得,藍天就在她的身邊。她很想問他:”為何你知道我正在考試?”但她搖了搖頭,因為她心裡已有了一個計劃。
兩星期後,月平竟發現自己瘦了很多,人亦老了很多,不過現在她可以放鬆下來了。她破例出席了kiki和朋友舉行的慶祝派對,她自己都知道,認識了藍天,Sirius和文菁後,人已開朗了很多。不過kiki就有些不滿:”你認識了別人就開朗,為何認識我就這麼內向?”
人人盼望的聖誕假期終於到了,很多人都選擇回家過節。只有月平留了下來,她的媽媽每年都會編造一些藉口要她留在學校,不過月平都習慣了。她知道媽媽離婚後,已經組織了另外一個新家庭,還有了子女,她真不好意思回去打擾他們。她獨自在差不多沒有人的校園裡走著,心想每年的這個時候她都要承受寂寞的痛苦。”喂!月平!”一把聲音把她嚇了一跳,原來是文菁在叫她呢。”咦?文菁,你怎麼不回家?”她心中有說不出的喜悅。”哦,”她頑皮地向她眨了眨眼,輕聲地說:”我近來交了個新男朋友,便留下來和他二人世界囉!””今次你要小心點才好。”月平認真地道。”你放心好了!他很好人的。”她說,”呀!明天我們到海洋公園玩,你都來吧!””呃….不了,我怕打擾你們…””怎麼會呢?你是我的好朋友啊!而且我相信他亦不會介意的。””但….””別再但是了,明天早上十時在校門見吧!”
月平回到房間,立刻開了電腦。她見到藍天上線,立即對他說話。”藍天,我想見你。”她單刀直入。對方沒有回應。”我知你在這兒,藍天。我真的很想見你。你是否有苦衷?你可以對我說。””鋼琴,我不是不想見你。””怎麼,你不喜歡我嗎?””當然不是,你不要誤會。””那你為什麼不肯見我?你住在那?我遷就你。””……””我不管,平安夜晚上,我們在維多利亞公園大門前見面吧!”她說完,賭氣地關了電腦,不再看任何訊息。
月平換上一件黑色的衛衣,換上球鞋,拿起包包就出門。她很想看看文菁的新男友,看看他是否好人,才可以放心。她跑到校門前,文菁他們還未到,但她很快就見到文菁和她的男友出現。她嚇呆了。是Sirius! 文菁拖著他的手出來,她甚麼都知道了。Sirius亦嚇了一跳,”怎會是你?月平?”sirius說,”原來…你是菁菁說的好朋友?””發展很快呀,是吧?”月平嘲笑,”連名都叫菁菁,跟你們上街我吃醋極了。””我知你不會的,月平!”文菁走上前親暱地踏著她的肩膀,
“我們走吧!”
月平真是過了一個很開心的一天。他們三個,沒有隔膜,大家都是這麼的好朋友,這樣的一天令月平享受極了。
很快聖誕節快到了。月平和一班留在學校過節的同學每天都忙著為學校每一個角落佈置,雖然月平做得很辛苦,但她覺得很高興,因為她認識了幾個新朋友,而且她覺得這樣的生活真是很有意義。這天她剛完成所有佈置,明天就是平安夜,她想起她和藍天的約會。”不知他會不會來呢?”她心裡想著。為了這個約會,她推掉了文菁聖誕派對的邀請,雖是這樣,但她心裡覺得十分值得。
這是一個下著滂沱大雨的平安夜,月平撐著傘子,一步下步慢慢地向維多利亞大門走去。她心裡有說不出的興奮和焦急,她很想見見這個一直以來暗地支持她﹐在心靈上幫助她很多的人。雨愈下愈大,她的一個肩膀已全濕透了,雨水模糊了她的視線。她隱約看見一個高瘦的男孩站在大門前,她很想看清他的樣子,可是她做不到。她走到那男孩旁,還未打招呼,那男孩就說:”你全身濕透了,我們先到別處避雨吧。”她心裡覺得一陣溫暖,但可恨的是她那濕透眼鏡弄得她差不多完全看不見。她感覺到藍天拉著她的手,她握得十分緊,她感到一陣暈眩,彷彿自己就置身在夢境中……
“你醒啦?”一把溫柔的聲音傳到月平的耳中,她朦朧地睜開了眼睛。她發覺自己躺在床上,是自己宿舍的床嗎?有人摘下了她的眼鏡,大近視的她看東西比剛才更加模糊了。”你好了點沒有?”那溫柔的聲音響著。”你…你是藍天嗎?….””是的,月平。”他說,”你想要甚麼?我替你拿來。””我…要…眼鏡…”她虛弱地叫著。”你剛才暈倒了,整個人趺在地上,把眼鏡摔破了。我看你還是很虛弱,不如你多睡一會,我明天送你回去好嗎?”月平心裡有好多好多疑問,但疲倦使她無力地閉上眼睛。
第二天早上,她只感覺到藍天把她扶上了計程車,很快就上了宿舍的樓梯。他讓月平躺在床上,”你好好休息,我這就走…”說完便立即離開房間。”別走!”月平叫著,她到現在還未清楚看過藍天真正的樣子!她搖搖晃晃地走到書桌前,摸索她後備眼鏡,她掛上眼鏡後覺得精神百倍,接著一個箭步就跑出房間。”你別走!”她對著前面的男孩大叫,並攔到他的前面。她頓時嚇呆了。
那男孩顯然亦呆了,但他的眼神流露出悲傷。”是你…是你…”月平喃喃地道,看著這個熟悉的眼神,這個在自修室遇上的,文菁為他而企圖自殺的人…
她跑了開去。她不知道要跑到那裡去,只是一邊跑,一邊抽泣。她有被騙的感覺。她跑到平台邊,想起了很多事:第一次遇上那男孩的時候、和藍天相識、她對那男孩充滿好奇….這一切一切都霎時在她的腦中浮現,原來藍天知道她是誰,自己卻懵然不知! 她靜下來,聽著自己的心跳,她發覺了她仍然是愛上了藍天。在短短幾個月網上的談話,月平發現在他身上找到了溫暖。”藍天…”她低聲叫著,並沒有發現身旁站著一個人影。
“月平…”他說,”你聽我解釋…”月平掉過頭,見到了這個男孩。”你先不要說話,”他平靜得很,”我當初並不知道是你,但我從你的說話中發覺到了。經過幾個月的了解,我發現….我喜歡上你。”他把她納進懷裡,”我知道你的心意。”月平感到前所未有的溫暖,她感到十分幸福。忽然,她的腦海裡出現了文菁的面孔。”不行!”她把他推開去,立即跑開了。
月平已經三天沒出過宿舍了。她想逃避現實。她用上網來打發時間,但她沒有再開icq。她檢查電郵時發現了文菁寄來的郵件:
月平:
很久沒見你了!你明天一定有空吧!我和Sirius申請了到渡假村玩,明天十點老地方見啦!我知你定會來的!
文菁
她感到不知所措。但她不想令文菁擔心,於是她起來執拾行李。何況,她已經暗暗決定,她要把真相告訴她。
第二天,他們再次見面。但月平心不在焉,但她決定要享受她和文菁最後的友誼—–在她把真相告知她之前。夜晚,大家都很疲累了。Sirius早已呼呼大睡,文菁卻在向月平訴苦:”這次攀繩網真是把我折磨透了!我從沒想過會這樣辛苦!弄得我到處都碰傷了…””文菁。””甚麼事?””我有說話要對你說,我們出門外吧。”
這是一個晴朗的夜晚,在那兒她們可以看見圓圓的月亮,這樣的月色在市區是絕對看不見的。”很美呀!”文菁叫著,並躺在草地上,月平跟著她這樣做。”文菁,如果你的好朋友做了一件對不起你的事,你會否原諒她?””這個呀…”文菁說,”這要看怎樣對不起我了,你為何這樣問?你對不起我嗎?””我想是的……”月平支吾其詞,”你那個前度男友……””不要提起他!那個壞人梁文俊!和他的新女友!”她說得很激動。
這是月平第一次聽到藍天的真名字。她聽到文菁的語氣,心裡猶豫了一會。應該告知她真相嗎?她覺得很對不起她,不忍心再瞞著她了。”其實…我是梁文俊一直暗戀的人….”:甚麼??”她激動得站起來,令月平嚇了一跳。”你…..”她指著月平,眼淚\一滴一滴流出,”我要和你絕交!”說完哭著跑回營房去。
月平早知道有這樣的結果,但她不想欺騙文菁。她黯然走著,連自己走到那兒都不知道,只知道自己離開了渡假村。渡假村外的世界,簡直一片荒涼,她不想回去,只好漫無目的地走著。
月平看看錶,已是凌晨三點鐘了。她漫無目的地走著,雖然心裡害怕得很,但她決不想走回去。她又暗自覺得自己優,有甚麼事明天再算就行,何必要走出來呢?忽然好眼前一亮,她看到遠處有一條村子,部分屋裡還開著燈。她不顧一切地走過去,眼看愈來愈近了。”哎呀!”月平被一塊小石鉡倒,重重趺在地上。”靚女,在這兒幹什麼呀?等我們呀?”一把輕佻的聲音在月平身後響起,她轉過身,竟見到幾個惡形惡相的少年!”你們….想做甚麼?”她下意識地退後一步,那班人又行前了一步。一個人突然向月平撲去,月平不停大叫….
梁文俊躺在草地上,望著夜空,享受這晚難得的月色。他想起幾日前月平拒絕他的事,他的心就開始痛。”如果我真的只是帶給月平不開心,我情願把心意埋在心裡了。”他輕聲說。四周一片寧靜。”救命呀!”一把聲音從遠處的叢林傳出,文俊毫不考慮,立即拔腿跑去。
文俊小時在這兒長大,對這附近的小路還記得十分清楚。他轉了彎,見到一個女孩躺在地上掙扎,一個男孩企圖撕開她的衣服。”你們做甚麼!”文俊撿起一塊石頭,向那男孩擲去,那石頭剛好擲到他的頭上,那男孩很快便暈倒了。其餘幾個少年見到他們的頭兒暈倒,亦害怕得逃走了。”你沒事吧?”文俊搖了搖已經暈倒的女孩,”怎會是你?有人嗎?快叫救護車!”

四周的白光照得月平不敢掙開眼睛,她聽到幾把聲音,當中還有哭聲。”鳴….”文菁啜泣著,”我不應和她吵架….都是我的錯…..””別這樣,文菁。”是誰的聲音?很熟悉亦很陌生。她緩緩睜開眼。”她醒了!”月平發現自己在醫院裡,因為她感覺到一股很難聞的藥水味。在她床邊坐著了好多人:sirius,文菁,kiki 和chris都來了,咦?還有一個男孩。”你是….””是他把你救起的,”kiki說,”他說認識你的。”月平腦海裡回憶起許\多事,”你是…藍天。””是啊。”他溫柔地道。月平看著他微笑著。
晚上,來看月平的人漸漸散去,令她感到孤單寂寞。一個人在她面前出現。”咦,文菁,這麼夜了,還不回家?””呃….”她說,”我有些話想和你說…..上次我們吵架一事,是我不對…..””別再提了,事情經已過去。””我知….但我想讓你知道一些事。””甚麼事?文菁?””其實……當初是我先想和文俊分手的。”月平又有一種被騙的感覺,但她還是平靜地說:”你說下去吧。”
“我和文俊交往的時候,我在外面認識了一個男孩。我和他玩得很開心,當時我覺得好玩的他比沈靜的文俊好一千倍,於是我向文俊提出分手。”她倒抽一口冷氣,說:”他當時的反應竟然就是:’既然是你的決定,我不會阻止你。’,這樣更加使我覺得他不在乎我。過了不久,我竟發現我的新男友和別的女孩交往!我對他說我時候,他反駁我說他已經對我厭倦,叫我別這麼認真。我傷心極了,不得不找文俊來安慰我,並要求和他復合,怎料他說在我離開了的日子裡,他愛上了另一個女孩,所以拒絕我的要求。我當時憤怒極了,於是第二天便準備自殺。”她舒了口氣,像放下心頭大石,這時月平才開口:”那麼你當天說的往事全是謊言嗎?””對不起!”文菁流下好滴眼淚\,”事後我真的很後悔欺騙了你,但昨晚你對我說你就是文俊喜歡的人時,我的妒忌又沖昏我的頭腦….”她說不下去,掩著臉,不停地啜泣。”別這樣,”月平拍拍她的肩膀,”我不會怪你的,因為我們是好朋友來的啊。””月平!”文菁撲到她的懷裡,”我這一生最自豪的是,能夠認識到你這樣的好朋友!我以後不會再欺騙你的了!”月平蒼白的面孔上展開了一個燦爛的笑容。
第二天,月平醒來,發覺床前站著一個人影,她連忙掛起眼鏡。是藍天!他正拿著一束玟瑰,向她微笑著。”早安!”他說,”好了點沒有?我帶你出外逛逛好嗎?””簡直求之不得!”月平對他眨了眨眼。只是第二次見到文俊的月平就好像和他很熟稔了。
“啊,真舒服。”月平看著這個綠草如茵的花園,不禁讚嘆起來。文俊推著坐輪椅的她慢慢地走,一路上雖然他們都沒說話,但月平卻感到春天天氣般的溫暖。這是她每次和藍天一起她都感覺到的。她覺得,藍天真是很像晴朗的藍天,平靜,但永帶給人舒服,溫暖的感覺。”是了,為什麼你會叫做藍天?”她衝口而出。”這是因為我喜愛晴朗的天空,自由自在,無邊無際,總給人一種舒暢的感覺。””我覺得你真的很像藍天。””是嗎?””每逢陰天和雨天,我就特別想念那晴朗的天空,就好像我每遇到不開心時,都會想起你。”月平望著那藍天,心裡有說不出的快樂。”月平,你願意做我的女朋友嗎?”我們會一起努力考會考,考上大學,但就算時間轉變,我對你的感覺是不會變的。””多謝你﹐藍天!”在晴朗的藍天下,兩人緊緊擁抱著,快樂和幸福迅間散播在他們的身邊。

Facebook Comments

About author

zueei

Zueei.com 編輯部

No comment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You may also like

U Bein’s橋

U Bein\'s 是緬甸最著名的柚木橋,是1211年一位名叫 U Bein 市長,將位於茵華一座皇宮的柚木拆下來搭建的。